{page.title}

留学生求职心酸路:从互联网大厂找到月薪2000创

发表时间:2021-11-24

  中国留学生讲述回国求职心酸路:从互联网大厂找到月薪2000创业公司 原创 默河 加拿大和美国必读 收录于线年,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让全世界放缓了脚步,严重影响了国际经济环境,也给劳动力市场带来了就业危机。在这场危机中,不少拥有稳定工作的人因为疫情失业,还有一些人因为找不到工作甚至无家可归。

  疫情期间毕业的海外留学生们,同样面临着这样的求职困境,并由此在中国留学生群体中掀起了一阵归国求职的浪潮。据教育部与智联研究院统计,2021年海外留学生学成回国人数将首次超过百万人,他们与九百万名国内高校生一起,拉开了新一季度的求职大幕。

  只是头顶“海归”光环,学成归来的他们,在国内职场是否如外界想象地那般吃香?他们最终是否又获得了自己想要的生活?不妨听听下面这几位归国的中国留学生是怎么说的吧。

  对于刚步入社会的年轻人来说,想要得到一份称心如意的工作,意味着你需要拥有大多数同龄人无可比拟的竞争优势。

  石亦在加拿大度过了自己本科生和研究生阶段,他在聊天中开玩笑地提到,自己曾看到一条发布在社交网络上的问题:“2021年找工作会比2020年更难吗?”而下面的回答是:“2021年找工作不会比2020更难,但是会比2022年容易。”

  秋招是不少临近毕业的学子接触到心仪岗位的第一个机会。在国内,许多企业会在高校内直接招聘那些即将毕业的学生,春招一般从三四月开始,而秋招从九月进行至十一月。

  但身处海外的留学生通常没有这个机会,主要是因为学校开学和毕业时间与国内不一样。有些同学可能五月毕业,稍微晚一点的,比如石亦是去年十月份参加的毕业典礼,那时好工作已经先被其他人挑过一次了。

  石亦说:“有些企业只招夏天毕业的‘应届生’,即使HR认为我够资格,最后我也会因为学历证明上的日期,得不到入职机会。”

  更重要的是,尽管现在很多企业开展了线上面试,但在拿到offer前线下面试总无法避免。疫情之下,回国的留学生不再是一条航线直接到家门口,随后顺利找到工作入职这么简单。

  石亦解释道,确认毕业后的一个月,时间总用来办理各种证明,处理回国相关手续。不说回国机票有多难抢,等到航班落地还要先隔离十天半个月,入职无论如何都要排在后面。

  回到了山东老家的石亦表示:“现在公司校招的时间越来越早,今年春天我投了几十份简历,获得的面试机会寥寥无几。”

  石亦最后在一家创业型公司做文职工作,这和他所学的专业并不对口,只是他已经厌倦了一直待在家里无所事事的日子。

  海归留学生们并不是受不了打击的年轻人,只是从学成归来到面试不顺,一系列的挫折会一点点消耗人的意志。offer被拒的糟糕体会证实了他们对自己的负面想法,由此产生的不自信进一步阻碍了他们的成功。

  金融系海归留学生的李亚有一颗追求梦想的心,尽管家人希望她可以继续读博,或进入证券公司工作。李亚却认为新媒体行业更适合自己,尤其是与电视传媒有关的职位。

  毕业回国三年的李亚说:“一开始我满心只想去大厂,在求职网站上投了简历后却只显示已查看。之后我开始不管公司大小,觉得合适就投,逐渐到连工资不足两千块的实习生我都会去投。”

  她觉得相比薪资待遇,自己更看中的是公司氛围,和与传媒相关的岗位发展前景。在降低期望后,李亚也遇到过让她“自我感觉最良好”的公司,因为HR在招聘时提过有海外经历者优先。

  李亚记得那家公司离自己住的地方并不近,每天上下班可能要两三个小时,薪水只能勉强维持她独身一人在大城市的生活,但她依然愿意和大部分普通求职者一样,为了一份心仪的工作委曲求全。在回家的路上,李亚甚至已经想好了未来的生活,但没想到这家公司最终还是拒绝了她。

  Photo by Kinga Cichewicz on Unsplash

  无法将最好的一面展现出来的感觉,有时会让海归们认为自己所作的职业规划是错的,以至于不得不降低对工作的要求。李亚说,这个过程中就像“经历了九九八十一难,被挑挑拣拣了无数次,被家里吐槽了无数次,好像顽石被磨平了棱角。”

  但即便是找到了工作,好不容易得到‘梦中情司’的offer,有些中国留学生往往也面临着更艰难的现实问题——难以适应“内卷式”的工作生活,无法对996说不。

  李亚的运气在被心仪的公司拒绝后否极泰来。继续海投了一番简历后,她成为了一名活动策划人员,并凭借着出色的业务能力顺利获得了年终晋升和加薪的机会。

  李亚告诉加美必读:“我本以为晋升后可以大展拳脚,没想到自己很快就被工作搞得心力交瘁,每一天过得都非常挣扎。”

  李亚在小团队内担任团队领导,在带领小组完成策划工作的同时,还需要经常协调上下级之间的关系。李亚的学历和“国际化思维”被同伴和上司寄予厚望,而她自认为缺少工作经验,所以凡事想要面面俱到、以证明自己能力。

  中层管理是一个艰难的工作,这个职位会感受到来自各方的压力。如果项目运营起来有难度,就会觉得筋疲力尽,小米生态链还是得靠「干儿子」们。士气低落。

  李亚说:“我的小团队里都是同龄人,我其实只比他们早入职一段时间。他们干得不顺心可以提离职,或者在微信群里一起抱怨一下,我只能和其他朋友倒苦水。”

  李亚虽然对上司给予的信任非常开心,但她也害怕自己过于自信。她比入职时工作更勤勉,出差和加班到深夜成了一种常态。除此以外,她还要担起赡养父母责任,弥补出国几年留下的遗憾。

  半年以后,李亚在考虑要不要辞去这份工作。她说:“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工作困境,在升职前我很喜欢这份工作,结果后来我大部分生活都被工作占据了。学生时虽然功课很多,但没有这么紧张过。”

  归海的理由可能多种多样——有些喜欢留学生活的人,在国内工作几年,攒够了资金再出国读书。还有些人回国以后发现跨国性质的工作,更便于自己发挥长处,于是选择进入外贸公司或需要常驻海外的项目组,完成自己“归海”的计划。

  石亦说,在国外的时候,觉得无论做什么工作都没有差别,只要好好努力就有出路。后来同学们毕业都回国了,他感觉一个人漂泊在外撑不下去,回来后才发现这是焦虑的开始。

  他考虑归海的原因除了重燃起留学的渴望,还来自于家里不断施压:“你现在都26了,就算你去大城市一个月挣两万的工资,我们家的条件也支持不了你买房。等以后你年龄也大了,我们老了怎么办……”

  石亦很挣扎,他能理解为什么爸妈想要他有事业编,也认为自己的专业在老家最好的选择是考公务员,同时他又自觉人生才刚刚开始,不应该过一眼看得到头的生活。他说:“我就是想折腾又被年龄焦虑束缚了。”

  石亦称:“我已经当过留学生,我知道博士只会比本科和研究生难。我想要再尝试一下,但我已经不像刚出国时那样无知者无畏了。”

  也有朋友劝他,家境一般不适合读博,它不是捷径,反而延长了痛苦。随着长年的积累,科研、毕业、收入等等方面的压力就像房间里的大象,即便对它视而不见,问题也不会消失。如果没能成功读下来,三十岁了再硬着头皮再入职场,到时候面临的痛苦会比现在多得多。

  以读书逃避找工作,可能解决不了问题。因为你终有毕业的一天,等数年后,你还要再想下一个十年该怎么办,而你所认识的朋友、同学可能已踏入职场十年了。

  在矛盾的思绪中,李亚认真考虑了重新回到海外工作的可行性,不过眼下因为疫情所有计划只能暂时取消。她说她认识的留学生里不少人都会想过归海,大家首先考虑的一点是华人在海外的职场天花板偏低,还有身为女性的就业赛道窄的问题。

  李亚表示:“我后来体会到了一点,不管我以后在哪里,如果把年龄看得太重,反而会束手束脚。寻找个人目标才是人生中最重要的课题。”,“比如说,应聘时面试官会询问你的过往经历,你自己也要想好,海外背景对你来说究竟意味着什么。它不只是你工作不顺了,回家扑在床上,做的一个美梦。”

  如果考虑“归海”,这两个字也并不单纯意味着重新回到一个国家,而是应该先针对自己的能力及所学专业,选好要去的城市和地区。想想自己是要在新世界里拼出一番天地,还是觉得人生在世要努力享受生活。

  李亚最后对加美必读感悟:“我们都还年轻,拥有许多可能,计划好自己的方向才不会迷路。”

  原标题:《中国留学生讲述回国求职心酸路:从互联网大厂找到月薪2000创业公司》